当代红木家具传承与创新之间如何取舍?

2016-09-22 22:35 admin

人解听不解赏,长飙风中自来往 很多时候,表面看似风平浪静亩式拓贝难乃、停滞不前的态势,却往往是暗流涌动 譬如,最近红木行业有关传承与创新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,如流行趋势的反复轮回一般,再一次卷土重来 本以为这一话题激不起一丝涟漪,却不料荡起一片水花,冲击着各大社会媒体及圈内论坛,引起行业人士的重视与思考

从何说起呢?红木家具作为一个裹挟着历史触觉亩式拓贝难乃、艺术视觉亩式拓贝难乃、生活味觉的物品,如何平衡好它的历史感与时代感,如何平衡好传统与现代的关系,这都需要认真思考的 如果光言中国家具只需要传承就好,或只说红木家具脱离传承盲目创新,似乎都不够客观 传承与创新必须同在,方可适应当前红木市场的常规形态

2003年到2013年,是中国红木家具难得利好的十年 从传承到创新的意识流走势,也如经历了盘古开天辟地前的混沌状态后,从跟风明清怀旧风潮再到一窝蜂扎堆创新热浪,中国红木家具创造参与者们联合起来,热热闹闹地演绎了一场“红木家具兴盛史”的舞台剧

当代红木家具传承与创新之间如何取舍?

也正如戏剧一般,很多人只看重这场戏到底热闹不热闹,却很少有人去关注这场戏有没有触动神经的灵魂 殊不知,早在几年前便有业内权威专家撰文“棒喝”复古鼓吹者为“穿着清宫戏服演现代剧的丑角” 纵使清宫服装再华丽,时过境迁,不过仅仅只能当作哗众取宠的玩物罢了,断不可作为入流之时务

明清家具形制再完美,即使是一比一地原比例制作,榫卯结构再精细,丝丝相扣天衣无缝,如果没有结合现代家居生活空间的改变亩式拓贝难乃、现代人身高比例的变化作一些相关调整,这些家具仍然只是缺少生命力的“赝品”,不是吾等追求柴米酱醋茶的百姓之流所能接受的

与此同时,红木界的创新思潮也是“遍野开花”,一些企业只是将传统元素符号移花接木亩式拓贝难乃、七拼八凑;一些企业热衷在传统家具基础上做符号上的减法;还有一些企业受到西方设计手法的影响,在西式家具形制上简单加上中式元素……创新大法无奇不有亩式拓贝难乃、无所不能,从而导致产品虽门类众多,同质化却越发严重 因为产品对应的消费受众如何亩式拓贝难乃、社会阶层如何亩式拓贝难乃、文化属性如何,这些定位并不在缺少灵魂的“无根”创新设计范畴之内,所以造成抄袭模仿现象频现 “而且荒唐的是,伴随着国内房市亩式拓贝难乃、经济一次次吹响号角,这些乱入市场的红木家具并没有很快遭遇“滑铁卢” ”